企業門戶 | 粉體信息 | 粉體新聞 | 粉體行情 | 粉體企業 | 粉體產品 | 粉體商機 | 粉體品牌 | 粉體會展
您好,歡迎來到粉體網! 請登錄免費注冊
首頁 > 行情 > 行業聚焦 > 綠色制造風潮下化工行業的轉型升級

綠色制造風潮下化工行業的轉型升級

粉體2019-11-05 來源:界面新聞
 
10月25日,工業之美2019年度創新論壇在上海舉行。當天的圓桌討論環節,嘉賓們就化工產業痛點、社會責任和綠色發展等話題分享了各自的觀點。
《財經》雜志執行主編馬克擔任此次圓桌的主持,參與討論的嘉賓包括商務部國際官員研修學院客座教授苗韌、贏創工業集團資源效率業務板塊北亞區負責人夏賦良、雪松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韓剛、霍尼韋爾UOP中國區副總裁兼總經理劉茂樹以及中化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總經理助理左剛。
 
以下為發言實錄,有所刪改:
馬克:據我觀察,化工行業有兩個突出特點,一個是行業體量巨大、過往增長迅速,第二是當前的發展情況跟社會預期還有比較大的差距。比如,一提起化工行業大家會不由自主地想到污染、想到事故,行業的社會形象還有待改善。 這也引出了我們今天論壇主題——“綠色制造風潮下化工行業的升級與轉型”。我想先請各位嘉賓花兩分鐘時間,講一講各自對行業的觀察。
 
《財經》雜志執行主編 馬克苗韌:我對化工行業來講一直是高度關注的,這幾年化工行業確實隨著一系列的政策嚴管,整個行業的重構包括轉型升級已經取得了一些重要的進展和成績,這對于全社會來講也都是有目共睹的。承接馬克老師的問題,我提出我的問題:下一個階段化工行業進一步升級和重構的時候,主要的驅動力和潛力在哪里?是不是像一些人所說的,已經處在強弩之末的狀態?
 
商務部國際官員研修學院客座教授 苗韌夏賦良:剛才馬克老師講可能目前化工企業在整個社會上面的名聲不是很好,但是界面的郭為中總裁在開場致辭的時候也講到了,沒有化工企業就不可能有工業的蓬勃發展,事實上我們的吃穿住行都跟化工企業有關系。
我感覺,化工企業的安全并不是行業本身的問題,而是牽涉到工藝的安全、工程的質量、對于安全方面的投入等等。所以,我今天希望利用這個機會跟各位同仁交流贏創是怎么樣做到雙贏的。一方面我們需要實現很好的經濟效應,另一方面我們也要做到安全生產和可持續發展。
 
贏創工業集團資源效率業務板塊北亞區負責人 夏賦良韓剛:說到化工行業的痛點,我覺得現在有兩點是行業內公認的。由于像響水爆炸這樣的事情,社會上“談化色變”,這是行業面臨進一步發展的痛點。
第二個,化工行業內部確實也有一些不盡人意的地方。中國的化工企業是典型的散、亂、差,亟需整合升級。在這個過程中,就面臨了一些痛苦的改革,甚至一些企業被淘汰。這也是我們迫切需要解決的。
 
雪松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 韓剛劉茂樹:其實霍尼韋爾在化工行業有很多的介入。我認為行業有幾方面的痛點,同時我認為這可能也是機會所在。第一,中國化工行業正面臨一個由量向質的轉變。第二,全球化工行業的新技術和新工藝手段不斷出現,帶來了很多機會,同時也帶來了很多挑戰。第三是智能化,化工行業亟需思考,在今天智能化環境下怎么樣用它作為手段,促進化工行業的發展。
 
霍尼韋爾UOP中國區副總裁兼總經理 劉茂樹左剛:中國的化工企業目前還處于大而不強的狀態。對于國內企業來講,還需要在研發上有很大的投入,這是我們講的一個痛點。
另外安全方面。以新加坡為例,它是一個很小的地方,但也有自己的煉化基地。化工廠本身的安全是一個方面,而管理則是另一方面。國內很多小的化工企業,它的問題是出在管理上面,這也是需要提高的地方。
 
中化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總經理助理 左剛馬克:夏總是來自于贏創的。能否介紹德國公司的發展實踐、德國的行業經驗,他們是怎么解決化工行業的安全問題的?
夏賦良:剛才中化的左總也講了,新加坡這么小的城市國家,但是也有自己的化工產業。安全對這么一個城市國家來說應該是非常重要的一個事情,為什么它還是要做化工?
我非常同意左總的觀點,安全最重要的事實上是在管理。2018年,贏創不單單在中國,甚至包括我們在韓國、日本的工廠,均沒有任何一起造成公司工時損失的安全事故。
馬克:這一切是怎么做到的呢?您能凝練地總結一下這個脈絡嗎?
夏賦良:我舉一個非常簡單的例子。你如果去贏創,可以看到絕大部分的員工上下樓梯的時候都是扶著扶手的。這個小細節體現出贏創對員工安全意識的培養。別人可能認為這是一件非常基礎的事情。但是,在贏創,對于這樣基礎的安全細節,我們都要花時間、精力,甚至相應的資金進行培養。
再舉個例子:贏創的一項安全相關指標是,每百萬工時不能發生超過一個損失工時的事故。這個要求難度如何?我跟管安全的德國同事聊過這個事情,他說這個相當于一個人活五百年,只能發生一次損失工時的安全事故。
所以總的來說我感覺從目前整個化學工業對安全的管理來說,特別是像贏創這樣的特種化學品企業,化工實際上是非常安全的行業。
劉茂樹:我非常同意夏總、左總提到的觀點,管理也好、企業文化也好,這些都非常關鍵,是基礎。但是對于化工行業來講,另外一個方面是我們如何選擇正確的技術。這個技術不單單是今天正確,能賺錢,它還需要是可持續的。這個技術和未來的技術應該是兼容的,不能說我現在選擇這個技術,但以后卻不能升級。
另外,我們今天所有設計上面的理念是不是科學的?因為我們很多即使選了正確的技術,假如說設計上有問題還會帶來很多缺陷。我們看很多事故來做分析的話,大部分情況下都是因為設計上出現缺陷,這不單是人為的錯誤。
苗韌:其實我跟贏創接觸已有三四年左右的時間,對于中化等企業也比較了解。我認為今天能夠參與此次圓桌的企業本身在綠色發展方面肯定是國內乃至全球做的最好的一批企業。但如果我們放眼整個行業來看確實不容否認的是我們行業確實還有很多問題。
我想首先舉下響水化工產業園這個案例。響水事件出現后,經過一系列行政改革,在很短的一個時間內,間苯二胺化學產品的市場價格上漲50%,甚至更多。這是一個什么樣的現象?就是由于整個化工產業鏈的鏈條是環環相扣的,每一個環節出現了一個由于行政管控導致的產能中斷的時候,整個行業就可能會出現一個極端的不健康運行狀態。這樣的運行狀態給社會上的游資帶來了炒作的便利。如果下一階段我們再通過傳統的一系列行政化的手段促進行業綠色發展,會出現什么樣的情況?這是我想的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剛才有嘉賓談到,你們用精益化的管理、好的技術實現安全、綠色、可持續發展。但我如果站在一個中小型的化工企業角度,我就想一個問題:何不食肉糜?我為什么不做這樣的事?因為我沒有錢,因為我在產業生存過程中已經是疲于奔命,在夾縫中生存。環保投入我可以不設上限、不做預算,但是我的科技投入必須得做預算。錢從哪里來?未來整個行業的發展如果站在產業的視角怎么破局?
所以,今天我們討論的題目很好,就是在一個綠色制造的背景下,化工行業怎么樣突破。如果我們試圖把邊界擴大,那么在工業行業里面,哪些行業可以為“綠色”買單?一個常識就是越貼近終端用戶的行業,比如特斯拉、蘋果、中國的一些綠色制造終端產品的企業,他們愿意讓消費者為綠色買單。那么產業里面怎樣把綠色溢價從終端下游傳導到化工行業?可能還要再進一步傳導到給化工行業服務、賦能的解決方案企業,比如霍尼韋爾UOP?
左剛:我回應下苗教授講的何不食肉糜的故事。應該說這種小的化工企業成功長大的、做的好的,實際上它們起初都是對安全、環保很重視的企業。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就是中化旗下做輪胎添加劑的企業圣奧。它當初是山東的一家縣里的企業。為什么能夠做大?是因為它們重視研發、重視安全、重視環保。所以在競爭中能夠做到最低的成本、做到最安全、做到最好的質量。
要讓安全和環保成為一個內在的沖動,而不是一個外部的對它的壓力。只有當企業有這樣的內在沖動才會投入,會從技術的角度解決這些問題。所以當監管一旦下來,或者當市場要求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這種小的企業自然而然就有生存的機會。剛開始春天、夏天的時候,可能各個小企業都起來了。秋天一來開始過冬了,這個時候就可以看出誰長得最好,過完這個冬天誰能夠生存的更好。
夏賦良:贏創是德國的一家上市公司,我們不但每年要發表相應的財務報告,同時也會發布可持續發展報告。對贏創來說,我們永遠不會把可持續發展、環保、安全,放在取得好的經濟效益的對立面。我們堅持把它當做一個硬幣的兩面,互不可分。
剛才苗教授講到了整個產業鏈的問題,一旦事故發生就有可能影響到整個產業鏈,因為原材料供應會出現問題。所以,2011年底,贏創和五家跨國化工企業共同發起了“攜手可持續發展”(TfS)倡議。成員公司在購買原材料、購買中間品甚至購買服務的時候,都會對上游進行相應的環保、安全審計,看它是不是重視可持續發展,是不是合格的供應商。這對贏創的可持續發展至關重要。
另一方面,贏創的創新研發方向是跟社會大發展趨勢——人口的增長、老齡化、資源的枯竭連在一起的,這是我們企業戰略非常重要的基礎,也讓我們進一步聚焦可持續發展。贏創94%的產品銷售都做過了可持續性分析,80%的產品銷售對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做出貢獻。這是我們感到非常自豪的地方,我們也愿意把這方面的管理經驗進行分享。需要說明的是,贏創并不是一開始都已經這么好了,我們也經歷過了很多學習的過程。
 
韓剛:我接著苗教授提的觀點說一下,苗教授問了這個問題:化工行業是否到天花板了?
其實化工行業不可能到天花板的。現在整個生活90%的衣食住行產品都是化工品,大家可能不在這個行業的意識不到。準確來講不是化工行業到天花板了,而是對中國來說,我們過去依靠的簡單、粗放的,僅靠規模、低成本、沒有研發的這個發展模式到了天花板。從最近幾年開始,我們中國進入了化工發展2.0的版本,必須向綠色高端發展,才能生存和發展,僅靠原來的模式不行的。
現在問題的關鍵,就是化工進入2.0的版本以后,中國化工行業怎么落地,怎么實現綠色高端發展,這是非常關鍵的。比如環保方面,現在政府要求明顯緊多了。在這個背景下,我們對廢物的處理做環保措施,是一個方向。但這還不夠,我們要在源頭上采取措施,比如化工工藝路線的選擇。
雪松和贏創在一個項目的合作就能說明這個問題。環氧丙烷是化工原料,主要用于生產聚氨酯泡沫。他的生產有很多工藝路線,傳統的中國目前絕大部分采用的生產工藝污染很大。但是環氧丙烷又是不可或缺的原料,怎么辦?其實贏創在幾十年前就發明了用雙氧水制環氧丙烷的工藝,這個工藝非常綠色,同樣生產環氧丙烷,且沒有廢棄物。這個技術的推廣在過去遇到一些困難。但進入2.0以后,我們在選擇化工路線方面,會選用更環保的路線來做。
所以雪松跟贏創的合作過程,實際上是把企業、行業慢慢轉入綠色發展。這一方面,為我們的綠色高端發展提供解決的出路,應該引起國家層面、社會層面的關注。我們不是要廢棄環氧丙烷,這個不行,但是我們要用更綠色的路線來實現。
馬克:咱們談到了技術對于這個行業進步的重大作用。國際合作是一個辦法,但是這兩年有一個大環境的變化,就是中美貿易沖突,現在自主研發被提到了很高的地位。我們化工行業不知道有沒有受到影響?是走自主研發的路子,還是繼續堅持國際合作?
韓剛:我覺得中國化工行業要發展的話,一定是兩條腿走路雙管齊下,僅靠引進是不行的。中國這么大的市場,我們要有完善的工業體系。我們要重視研發,但是僅靠自己研發,發展太慢。所以兩條腿走路的話,一定可以更好更快地實現轉型升級。
劉茂樹:對于技術研發來講,我非常同意必須要有自己的技術,今天中國的市場很多企業不出國門已經是國際化了,因為所有的企業都在中國,各種企業類型都有,大的小的都有,競爭是非常激烈的。化工行業的技術進步是一個長期過程,不能說今天做研發明天就有技術出來,它不像做一個APP那么簡單,要有很長時間的積累。而且它的產業鏈很長,所以不能單靠一家企業或者一個機構解決問題。
苗韌:剛才夏總的案例說到了我的心坎里。頭部企業的供應鏈管理,也就是綠色供應鏈,實際上是整個行業里迫切要做的事情。我沒有想到的是,目前的化工行業也能對自己的上游有比較嚴格的管理能力。
馬克:中化集團作為化工行業的國家隊,能不能請左總講講中化關注哪些行業制高點的技術,哪些產業鏈樞紐的技術?
左剛:中化現在的技術方向主要是三個大方向,一個是以鋰電為代表的新能源;一個是新材料,以汽車輕量化材料作為主題;第三個是生物技術,綠色的農藥和化肥。這是我們三個大的方向。
馬克:最后探討一個問題,除了剛才各位講到了化工行業本身的技術,這些年一個重要的趨勢就是整個經濟體的數字化轉型,數字技術正在滲透到各行各業。這個技術浪潮對化工行業有沒有產生影響,在產生什么影響,你們怎么看待數字技術這個浪潮?
夏賦良:贏創很早就已經認識到推進數字化的戰略意義。其將影響公司的方方面面,包括組織架構和業務流程,從采購、研發到生產、銷售和市場營銷等。2017年2月,贏創便設立了贏創數字化有限公司,已推動公司的數字化進程并培養相關能力。
總所周知,中國擁有世界領先的數字化基礎設施和文化。因地制宜,在中國,我們致力于成為整個贏創集團數字化的領跑者。我們專注于利用數字化工具全方位地提升客戶體驗,并探索基于1688.com等電子商務平臺的新商業模式。兩年前,贏創就在阿里巴巴旗下的1688網站開了我們的旗艦店。客戶可以在網上采購我們的產品,包括涂料添加劑、二氧化硅、聚氨酯添加劑等。我也注意到越來越多的中國公司的采購活動正在向數字化轉變,這樣能夠保證速度和透明度。
總體來說,數字化對贏創這樣歷史悠久的特種化學品公司來說,帶來了很大的機遇。
 
劉茂樹:新技術的出現,為實現互聯工廠帶來了可能。霍尼韋爾UOP前年開始就推出了“互聯工廠”的概念。核心有三個:工藝互聯、設備互聯、人員互聯。通過數字卵生雙胞胎的技術,我們怎么樣在云端復制一套工藝技術,和他在實際運行中實時進行對比,能夠產生很多的數據,能夠進行比較,能夠找出最佳的運行方案。
今天我們很多產生的浪費、產生的問題很多來自設備,我們怎么樣把這些設備連接起來。怎么樣用運行的策略對應物料的轉變,包括市場的變化,這些互聯的概念相信是下一輪產業轉型升級最重要的機會,也可能是一個挑戰。
文章關鍵字:
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粉體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粉體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在轉載使用時請注明“來源:粉體網”。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本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本網刊載之所有信息,僅供投資者參考,并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4、如本網刊載之信息涉及版權等問題,敬請通知我們,我們將在第一時間予以更改或刪除。
手机淘宝彩票怎么发起合买